• <acronym id="qgqya"><blockquote id="qgqya"></blockquote></acronym>

    員工感言

    請稍候...
    • 熱烈慶祝桐房集團成立三十二周年
    • 祥源農貿城.聚富家園
    • 江蘇江蘇宿遷鴻潤·盛景
    • 盛世嘉園
    • 舒城萬佛湖香樟園

    首頁>>新聞中心>>員工感言

    讀《流浪者之夜歌》

    點擊數:147152020-10-21 來源:營銷公司 撰稿:張媛媛(大)

        當我們看著C++語言頭暈目眩時,IT精英們卻把那些符號當成鋼琴曲譜般彈奏;當我們為“隨機過程”的基本概念而百思不解時,數學高手們卻在卡拉比猜想中發現了燦若星空的美景……即便如此,泯然眾人的我們也不須失落,我們還有詩。

        詩,從不是詩人的專利。所有美的東西,包括詩,都跟時間有關。那些經過歲月沉淀的詩句,仿佛青春歲月中的那些花兒一般,將在漫長的人生中慰藉著我們。

        少年時的我,一言不合,就想寫詩。那時的我認為自己的詩是最好的,所以很少看上別人的詩。然而,作為一個事實上沒什么天分的人,在埋頭寫了多年之后才忽然發現,原來詩沒有最好,不同人寫的詩有著不同的性格。這個“性格”,既是一種寫作的獨特風格技巧,亦是一種體現作者處事態度的思想靈魂。前者體現在文字架構、語言味道、敘事層次和表達方式上,而后者更多的是作者回歸本心之后的世界觀、人生觀、價值觀。

          讀歌德的詩《流浪者之夜歌》時,這種感覺十分明顯。

          1831年,82歲的歌德重游基科爾汗山山頂小屋,再讀自己48年前在木屋墻壁上寫下的詩句——那首后來著名的《流浪者之夜歌》,不禁淚流滿面。百年后,梁宗岱在阿爾卑斯山麓一座古堡度假,夜間獨居,憑欄獨立,細認星斗,在“松風,瀑布,與天上流云底合奏”中完成了對歌德這首詩的翻譯:“一切的峰頂,沉靜,一切的樹尖,全不見,絲兒風影。小鳥們在林間無聲。等著罷:俄頃,你也要安靜?!蓖砟?,梁宗岱重讀這首小詩,也不禁潸然淚下,他說他在這首詩里讀到了宇宙。而此刻的我,在夏末一個無月無星的夜晚,獨自靜走,默念著“一切的峰頂”,感覺身體被洶涌的暗潮卷進時光的隧道,我看到十幾年前的那個少年,清晨的小巴車,座位的布磨破了,他轉身上了車,車子搖晃著開動,手邊那個小小的行李箱也搖搖晃晃,奔向遠方。

          那些讓你在旅途中停車駐足的,就是最美的花;那些讓你瞬間想起多年前事和人的,就是最好的詩。詩和花一樣,都是漫長黑夜里的星星,讓我們滿懷希望。當古往今來的人們站在月光下暢想時,別忘了還有自月球表面望向地球的那雙眼睛。

          有時,會暗暗慶幸人類到了19世紀才正式用電,到20世紀末才有了網絡,進入21世紀才開啟了智能時代。在此前漫長的數千年長夜中,人類祖先用其畢生的時間為我們準備了浩瀚的詩海。想到未來的某刻,如果我們再也分不清那詩句是人工智能還是人類自己寫下的,一種從未有過的刺刀在背的感覺便從頭到腳將我湮沒。


    皖公網安備 34088102000135號

    {转码词1},{转码词2},{转码词3},{转码词4}